4xp集運香港頻道 > 社會萬象

“背奶媽媽”:給“37度的母愛”一個保鮮空間

來源: 法治日報  
2021-03-14 08:24:56
分享:

  今年1月14號,女演員熱依紮在微博曬出了兩張自己工作期間的“背奶日常”照。一張是她趕火車時在車站“背奶”,另一張是在荒郊野外的拍攝地“背奶”。這條微博一經發出,就引起公眾熱議,也引發了眾多職場“背奶媽媽”的共鳴。

  在全社會提倡母乳科學餵養的背景下,越來越多的年輕媽媽在重返職場後,開始選擇以“背奶”的方式來維繫這份“37度的母愛”。但與此同時,國內公共場所配套的母嬰室(又稱“哺乳室”)十分缺乏,用人單位設置母嬰室的更是少之又少。這些“背奶媽媽”不得不東躲西藏、偷偷摸摸地吸奶,有些媽媽因為頂不住巨大的精神壓力,只能被迫斷奶。

  因此,如何才能讓“背奶媽媽”打贏這場哺乳權益保衞戰,讓這份“37度的母愛”能夠持續保鮮?這個難題是時候該解決了。

  “背奶”解決母乳餵養難題

  “背奶”是指,職場媽媽在重返工作崗位後,將專業的吸奶、儲奶設備打包帶到單位,利用工作間隙完成吸奶、冷藏、保存等一系列操作,等到下班後再把吸出的母乳和設備揹回家,讓寶寶即使不在媽媽身邊,也能順利喝上母乳。

  熱依扎的“背奶日常”之所以能引發大家的討論,是因為照片裏的細節生動展現了“背奶媽媽”這個羣體時刻都要面臨的尷尬境地。在拍攝電視劇《山海情》時,熱依扎剛生孩子不久,選擇母乳餵養的她只能帶寶寶一起進組。趕火車時,為了保障寶寶的“口糧”,她穿着寬鬆的外衣,裏面“藏”着正在工作的全套吸奶設備。

  有人質疑她在大庭廣眾之下吸奶實在是有礙瞻觀。但曾經歷過母乳餵養的媽媽都很清楚,當面臨着漲奶的疼痛、趕火車的匆忙和高頻使用中的車站母嬰室,形象和體面已經太不值得一提了。

  除了在車站“背奶”,熱依紮在拍戲時還在車裏背過奶、在化妝時背過奶。在荒郊野外拍戲時,她還要提前準備好乾淨的水,在車裏清洗全套的吸奶設備。

  如果説演員這個職業的靈活性、機動性無法代表大多數的職場“背奶媽媽”,那在福建省福州市某事業單位任職的辦公室職員劉曉晨則道出了這個羣體大部分人的心聲:“這個‘背奶’的‘背’字實在是太形象了。我們單位不僅沒有哺乳室,連存放母乳的冰箱也沒有。我每天上班不僅要帶上電動吸奶器、集奶器和清潔用具,還要帶上藍冰保冷奶包,保證吸出來的母乳不變質。”

  此外,她還準備了便攜式紫外線消毒櫃和瀝乾盒,用來消毒和存放吸奶器和儲奶器具。

  其實,與“背奶”的辛苦相比,在單位如何完成“吸奶程序”才是劉曉晨最頭痛的。

  職場“背奶”堅持不易

  根據第一財經2019年3月發佈的《中國城市母嬰室白皮書》,我國內地所有城市總共擁有的母嬰室數量僅有2643間。在已配備母嬰室的城市中,只有7座城市擁有超過100間母嬰室,二線及以下級別城市母嬰室數量平均不足10間。

  另有統計顯示,北京是全國擁有母嬰室最多的城市,但90%都在商場、機場、地鐵站等人流量較多的公共區域。有關機構也在2019年發佈了職場媽媽生存狀況調查報告,發現只有8.22%的職場媽媽表示所在公司設有母嬰室。這意味着,對於劉曉晨和她幾位同樣需要“背奶”的女同事來説,衞生間、會議室、辦公室、私家車等地,都曾是她們的“戰場”。

  “躲在衞生間隔間裏吸奶,只能把所有用品都放在馬桶蓋上。可吸奶畢竟是要給寶寶吃的,這種環境能衞生到哪裏去?”劉曉晨説,如果在會議室或者辦公室,就只能在午飯或者午休時間才能避開男同事,有時還得需要關係好的女同事幫忙“盯梢”。

  但是,哺乳期的女性每隔兩小時左右就需要吸一次奶,否則就容易漲奶,輕則疼痛難忍,重則引發高燒和乳腺炎。等不到午休時間就漲奶時,劉曉晨只能找藉口躲到地下車庫,在自己車上完成吸奶程序。

  在某寫字樓做財務工作的徐風,也曾面臨和劉曉晨同樣的精神壓力。不同的是,她沒有私家車,通常乘地鐵上下班,所以只能躲在公司的衞生間、更衣室、儲藏間等無人角落吸奶。

  “在地鐵站過安檢時,我還經常需要打開藍冰保温包,給安檢員解釋裏面的液體是什麼,講不通的時候只能自己試喝。”説起這段經歷,徐風只能苦笑。於是,在堅持當了3個月的“背奶媽媽”後,她還是選擇放棄,被迫給孩子斷了奶。作出決定的那一刻,她忍不住大哭了一場。

  根據一些調查顯示,重返職場後,有96%的媽媽採取過母乳餵養方式,有85%在上班後6個月以內選擇斷奶。而在選擇斷奶的人當中,有40%是因為單位不方便“背奶”而被迫放棄母乳餵養,覺得寶寶不需要吃母乳才斷奶的僅佔14%。

  母嬰室建設亟需立法支持

  一邊是職場媽媽“背奶”需求與日俱增,一邊是用人單位母嬰室配備極其缺乏。面對這種不平衡現象,職場女性的哺乳權益到底該如何保障呢?

  其實,早在2016年11月,由國家十部委聯合發佈關於加快推進母嬰設施建設的指導意見明確要求,經常有母嬰逗留且建築面積超過1萬平方米或日客流量超過1萬人的交通樞紐、商業中心、醫院、旅遊景區及遊覽娛樂等公共場所,應當建立使用面積一般不少於10平方米的獨立母嬰室,並配備基本設施。用人單位應當參照該標準建設女職工休息哺乳室等設施。

  通過各機構近兩年的多項調查發現,在商場、機場、車站等公共場所建立的母嬰室有增多趨勢,但用人單位針對哺乳期女職工配備的母嬰室還是鮮有增長。

  而各地在立法層面上,也是針對哺乳假和公共場所設立母嬰室多有涉及,僅有少數幾個地方對用人單位配備母嬰室有所規定。

  2020年3月1日起,廣州施行全國首部母乳餵養促進條例。該條例規定,女職工比較多的用人單位應當根據女職工的需要,建設哺乳室,配備母乳儲存設施。同時,鼓勵寫字樓、工業園區等場所統一建設哺乳室。條例還規定,母嬰室和哺乳室是專用設施,其建設責任人應當對其進行維護和管理,單位和個人應當愛護和合理使用,不得損毀、佔用。

  而在更早的2015年,《江蘇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母嬰保健法〉辦法》提有一句“女職工比較多的用人單位應當根據女職工的需要設立哺乳室”。

  要求一個乾淨空間很難嗎

  根據加快推進母嬰設施建設的指導意見,公共場所和用人單位不僅要按需求設置一定數量的母嬰室,而且對母嬰設施的基本配置也要符合一定的標準。

  指導意見明確,母嬰室的配置面積一般不低於10平方米,要有防滑地面、便於哺乳休息的座椅、便於放置哺乳有關用品的桌子、保護哺乳私密性的可上鎖的門、簾子遮擋設備等,同時還要有電源插座、垃圾桶、帶安全扣的嬰兒尿布台、提供熱水和洗手液的洗手枱、嬰兒牀等。

  “其實我們的要求從來就沒有這麼複雜。”劉曉晨説,“我們要的只是一個小小的潔淨的私密空間。在這裏,我們可以有尊嚴地為寶寶準備‘口糧’,不用再像做賊一樣提心吊膽。”

  針對如何保障各地母嬰設施和哺乳室的建設,上述指導意見中也有詳細要求。

  在組織保障上,各地要貫徹落實《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女職工保健工作規定》等法規規章,積極推進國家機關、企業、事業等用人單位女職工休息哺乳室等設施建設。同時,要將母嬰設施建設情況作為全國文明城市、衞生城市、國家A級旅遊景區創建的重要評選條件,作為各相關單位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在日常監督上,有關部門要依據配置標準組織開展對母嬰設施建設、使用情況的評估,定期組織檢查,通報情況和問題,確保母嬰設施正常運行。

  不過,雖然指導意見給出了諸多保障舉措,但它不是法律法規,並沒有強制力,各地缺乏母嬰室的現象還是現實存在。因此,如何儘快改變現狀,引起全社會對女性哺乳權益的重視,讓這些好的舉措能在立法層面得以體現並真正落地,應是當務之急,不二選擇。

關鍵詞:背奶媽媽,母嬰室責任編輯:張曉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