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xp集運香港頻道 > 縱論

律師下跪拜師,難言“正能量” | 長城評論

來源: 長城網  楊於澤
2021-03-18 19:36:55
分享:

  長城網特約評論員 楊於澤

  一段近日發生在雲南昆明的律師“下跪拜師”視頻引發熱議。據媒體報道,視頻中行磕頭禮拜師的是專門從外地趕到昆明的夏律師,接受跪拜收徒的是昆明亞龍律師事務所主任惠君琦。夏律師跪在地上表示,將以惠君琦為師,“任何時候都會聽從師傅的”。

3月16日,雲南昆明,一男子向昆明亞龍律師事務所主任惠君琦下跪並行磕頭禮拜師。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對於律師拜師,惠君琦自認為“是正能量”,但社會觀感明顯是負面的。有法律工作者評論稱,“律師行業何時有這種拜師禮了?不妥”;部分網友也認為,這樣的拜師和專業技術傳承沒有任何關係。不管這些看法有無足夠理據,反正公眾本能地不喜歡律師業這麼幹。

  這種拜師儀式充斥着陳腐氣息,首先是律師下跪磕頭拜師,不符合公眾對人與人平等、律師行業能夠彰顯社會主流價值的期待。夏律師這一跪,使中國社會有一種“一夜回到解放前”的錯愕。他還説,接受師傅的規章制度和要求,“絕對一個不字都不會説,任何時候都會聽從師傅的,沒有例外”。聽這口氣,唸的也不是什麼好經。

  有一句名言:“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律師作為一種專業工作者,雖然不能説是在追求真理,但他遵從的是法律、頭上三尺的神明,要以維護被代理人的權利為職志。怎麼能夠跪倒在師傅腳下,就一切都由師傅説了算了?這種職業理念,實在是不倫不類。

  老實説,律師拜師並非惠君琦和夏律師兩個人的創造,而是古已有之。比如有的國家很早以前律師就是學徒制,一個人要想成為律師必須拜功成名就的律師前輩為師,由師傅傳授法律知識、辯護技巧以及其他從業經驗,然後再到律師學院接受職業培訓,獲頒執業資格,才能入律師這個行當。但這種學徒制已經被法學專業教育替代好多年了。

  中國是成文法國家,並沒有引進律師學徒制的記載。聽惠君琦的口氣,他收的徒弟不只夏律師一個,律師界拜師收徒儼然成了範圍或大或小的業內風氣,這就堪稱中國律師業的一種“返祖”現象。返祖是回到遺傳學上的祖先所具有的生理特徵,返祖者與“祖”未必具有價值觀、文化上的現實聯繫,所以返祖通常是無意義的。這對於中國律師業並無多大積極意義,更難言“是正能量”。

  不僅不是正能量,而且很可能擾亂中國律師業的職業規範和職業文化,成為一種名符其實的負能量。橘生淮南則為枳,律師拜師本質是一種文化規範變異。中國訴訟活動現在需要加強的是規範性,法律專業工作者最缺的是法律知識及其對法律的準確理解,這都不是拜師能夠解決的問題。

  就公眾經驗層面而言,有的行業拜師對於行業技藝傳承是有用的,但有些行業拜師收徒很可能就是結成小圈子,師徒之間形成一種利益共同體,不是局外人想象的師徒互學。前些年中國書畫界盛行拜師,一些人字畫不怎麼樣,卻收一幫徒弟,師徒之間相互提攜、相互吹捧、利益交換,把書畫界搞得烏煙瘴氣。

  如果真的好學,買幾本專業書籍閉門閲讀就好;師徒“零距離學習”,那就坐下來好好説話,不下跪就不能學、學不好,天下豈有此理?再説了,你拜師就拜師,拍成視頻發到網上,就脱不了炒作之嫌。

關鍵詞:律師,下跪,拜師責任編輯:裴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