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xp集運香港頻道 > 縱論

西部數字青年,新型就業領域的一抹亮色 | 長城評論

來源: 長城網  盧建東
2021-04-29 18:46:13
分享:

  長城網特約評論員 盧建東

  就業是民生之本,也是“六穩”“六保”工作之首。2020年,在新冠疫情和複雜國際形勢的衝擊下,全年城鎮新增就業1186萬人,城鎮調查失業率穩定在5.2%,為保障和改善民生提供了堅實基礎。取得這樣的成績,與我們敢於化危為機、搶抓機遇,加快推進包括5G、數據中心、工業互聯網等新基建,鼓勵新經濟加快發展有着密切關係。日前,據中國信通院發佈的《2020-2021年數字化就業新職業新崗位報告》顯示,2020年僅微信生態就衍生了3684萬個就業機會,同比增長24.4%。

  從中國信通院的報告來看,各行各業數字化轉型除了帶來可觀的就業崗位之外,也創造了“西部數字青年”這樣一個新就業羣體。報告中有兩組數據,為該就業羣體的崛起提供了數據支撐:一是在小程序、公眾號運營者排名前10的省份裏,四川、陝西、重慶、湖南等6箇中西部省份均列其中,且其年齡分佈主要在18-34歲;二是小程序、視頻號的個人運營者,本科以下學歷就業者佔比達47%,並主要集中在三線以下城市。

  在重慶運營生活服務類公眾號的李望,曾經在廣州打工。看到消費行業數字化的前景之後,李望回到重慶,將本地商家高頻率的促銷打折信息整合在同一個信息平台上,贏得了消費者的青睞。陝西省鎮坪縣曾家鎮向陽村村民謝清林,雖然下肢癱瘓,但在參加萬縣政府提供的創業培訓後,利用“微幫”、短視頻等工具售賣本地特產,實現了增收。家在農村的温學貴中專畢業後一直在工廠流水線工作,但他利用業餘時間上了在線編程教育課,目前已經是一名標準的小程序開發工程師。

  身處西部的李望、謝清林和僅有中專學歷的温學貴,他們從新經濟中尋找到了新崗位,也獲得了改變人生的機遇。他們之所以能夠匯入到“西部數字青年”這一羣體,一個重要背景在於新經濟催生的新就業形態與傳統就業形態至少有兩個關鍵差別。

  首先,傳統就業崗位是“人隨產業走”,就業機會與產業區位佈局高度綁定,但數字經濟打破了地域限制,諸多崗位可以在非中心城市甚至鄉村進行。其次,隨着小程序等輕量化軟件應用的普及,傳統數字軟件開發所需要的的高學歷、高技術門檻得到了下降,一個沒有讀過大學的青年,只要經過幾個月的培訓,就可以實現上崗,這是之前所不能想象的。

  近年來,新技術催生的新經濟、新業態,以及由此帶來的新就業形態,既給微觀層面的個人提供了更多的機會選擇空間,也對彌合不同地域之間的經濟發展鴻溝帶來了新的可能性。尤其是在疫情衝擊下,新就業形態所發揮的就業容量大、進出門檻低、靈活性和兼職性強等特性,有力充當了就業市場“蓄水池”與“緩衝器”的功能。

  當然,對比傳統的就業模式,新經濟下的新職業、新崗位也呈現出用工性質難界定、社會保險覆蓋率低、政府監管難度大等新挑戰。

  對於這些發展中的問題,作為最具號召力和資源規模的政府,需要用發展的眼光,結合中國情境設計出具有前瞻性的解決方案,包括拓寬靈活就業羣體參與社會保障的渠道,為就業困難羣體提供免費在線課程和就業指導服務,以及建設勞動者終身學習的“數字學堂”等。畢竟,在解決新經濟、新就業帶來的一系列問題方面,中國沒有完整的經驗可循,必須要依靠自己的摸索去總結和實現。

關鍵詞:西部數字青年,就業責任編輯:裴妥